是这些文章勾起我对地震时期的悲痛
添加日期:[2017-05-15 21:15]
文章录入: 未知
浏览次数:[]
字号
 
  问好,天堂之人
一声尖叫,我在睡梦中醒来——一身冷汗,余悸在心。
又做一梦了!昨天早晨起来,也是记起一梦来,今天依然。为什么?
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我都思了什么,什么信息引诱了我?不想则以,一想还真的有了引诱——前天,堂弟在家来电话,告
 
诉我们贤荣爹去世了。多好的人啊!为何要离去呢?苍天真是不长眼啊!记得前年,也是大病一次,亏得大媳妇凑钱住进医院,治疗
 
及时,挽回了生命。好人连儿媳妇也要感激——卖掉家里的一头牛——唯一的一头牛——四千多块钱吧,还与大儿媳妇。弄得其他几
 
个儿女满是意见。活了两年,看了一年的人间热闹,在自家里呆了不到一年吧,就匆匆离开人世。是人都知没有不离开人世之人,打
 
生下来,就是在一天天走向死亡。但人的离去,活生生的离去,没有人不感到伤心的。尤其是有恩与你的人,更是伤痛的了。贤荣爹
 
,有恩与我,有恩与我家,我不会忘记他,我们全家是不会忘记他的。于是我在前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山崩埋没了一个村子的人,
 
使人生发出无限的伤痛来。想想,全是贤荣爹的离世诱发的啊!
昨晚,我也是。梦中情景历历在目,险情惊悚。一架飞机,小型的,但不是直升飞机。我与蒋建章一块,蒋带着小孩。我们好像是在
 
一个无人山谷里。忽见一架飞机停息在山谷口头,几个人在忙乎着什么。忽然马达响起,飞机要起飞了。将抱着孩子跑去,我也跑去
 
,可我跑不过抱着小孩的将,他先进飞机里了,我还没进去,飞机就在起飞。飞机离地几尺高了,我速即用手抓住踏腿板,飞机把我
 
掉在空中晃荡,好在我手劲可以,使命的搭上脚去,然后攀上飞机的顶上,用手死死的抓住上面的几个套环,用脚套在环里。飞机忽
 
上忽下的摇晃,我都不知道命绝何时,只有死死的套住套环。记得我看了一眼下面,万丈深渊,绝对的深渊!如掉下去,真会成为粉
 
齑一堆。怕极了!我紧闭眼睛,再不敢睁开眼睛了。
耳边风啊,呼呼响。比飞机的引擎声不知大多少。
我看到,即使闭着眼睛,我也看到,四周全是黑漆漆的,下面也是黑咕隆咚的深渊,飞机在急速的下降,下降……就要到达深渊的底
 
部了,生命就要终结了。
但我的手还是本能的套住套环,希望飞机能够飞起来,飞起来……
终于,天上明亮了,飞机降落了。降落在老家的一个沙滩上了。几个驾驶人正在升火做饭……
我醒过来了!我的生命得以重生了!
真正的醒来了——一看时间,三点一十三分。
想想,也是有原因的。昨晚,我在床上看了几篇散文,全是汶川地震得散文,如张抗抗的《“公民”从地震中走出来》冯骥才的《羌
 
去何处》廖雨梦的《天堂作文》。是不是其中有文提到了飞机,引诱我梦中的飞机呢?是这些文章勾起我对地震时期的悲痛?我想极
 
有可能吧。想想,汶川地震罹难同胞,天堂生活已是快两年了,心中的痛楚依旧定格在08、05、12日。
以心之文字,借空气传递信息——遥问逝去的同胞、贤荣爹——天堂,你们生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