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在那个长睡不起的日子里才真正懂得他的意义
添加日期:[2017-09-06 15:26]
文章录入: 未知
浏览次数:[]
字号
年——
  
  在我们小的时候:
  
  那是一件平时舍不得穿的新衣,
  
  尽管一过完年会再次被压入箱底
  
  那是一枚早早就从床上爬起来
  
  到处疯跑着捡到的鞭炮,
  
  尽管在重新燃放它们的时候会炸得我们呲牙咧嘴;
  
  那是一个老早就央求着父母制作的风车,
  
  为了使他不停的旋转,
  
  我们会在冷风嗖嗖的原野里飞奔
  
  偶尔会摔一个嘴啃泥;
  
  那是一张怎么也舍不得花掉的一毛,两毛的压岁钱,
  
  尽管过完年不论多少还得被父母收起;
  
  那是一碗包着野菜油渣的饺子,
  
  尽管我们会一口气吃它个三碗两碗,
  
  噎的我们喘不过气;
  
  那是一场在清冷的月光下满村子疯跑的捉迷藏的游戏,
  
  尽管找的一方早就回家睡觉,而藏的一方还迷迷糊糊地躲在柴草堆里;
  
  那是一次在结了冰的水塘里打陀螺的嬉戏;
  
  尽管会不小心掉进冰窟窿,不敢回家直接到生产队的牛屋里烤干自己的棉衣;
  
  那是一回难得见到的舞狮子,划旱船,耍杂技的演出,
  
  尽管被夜壶里装着煤油用来照明的油烟子熏得灰头土脸也不愿离去
  
  那是一只爱不释手的万花筒,承载着我们五彩缤纷的梦想
  
  向着看不见的远方肆无忌惮的张开双翼
  
  年——就这样拽着我们奔跑,直至岁月的年轮碾过了我们的青春
  
  他成了一张望眼欲穿的火车票,
  
  常常是起早贪黑的去排队,换来的却是一声声的叹息;
  
  他成了一桌丰盛的宴席
  
  满眼的美味佳肴,却选不出一样最喜欢的东西;
  
  他成了一纸夺目的红包
  
  不送不安送了不廉,只得常常的厚着脸皮;
  
  他成了一场“华丽”的晚会,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可他一直占据着央视那块儿神圣的宝地
  
  他成了一串“莺歌燕舞”的统计数据,
  
  不管是上学难就业难入托难涨工资难可他总是披着完美的外衣;
  
  他成了一个热情洋溢却又残酷无比的赛场
  
  比拼着富有贫穷、高官厚禄、名车豪宅却忘了生命的意义
  
  他成了一架美轮美奂流光溢彩的舞台
  
  上演着琨玉秋霜卑鄙龌龊相互交替的闹剧
  
  他成了一缕父母鬓角斑白的发髻
  
  风吹雨打日夜操劳为着儿女不辞辛苦的印记
  
  他成了一份成家立业、肩挑重任、扛得起放不下
  
  有担当有作为、为了亲人甘愿付出的不离不弃
  
  他成了一块波折几许压不弯扭不断、即使痛苦也做快乐的根基
  
  在眉角发稍刻着烙印深深几许
  
  这个年啊——
  
  渐行渐远慢慢的把我们列入了老年的群体
  
  他不再是奔跑的河流不再是铿锵的山脉
  
  只能拖着长长的尾巴让我们紧紧的追随
  
  他不再是春季的花红不再是夏季的柳绿
  
  好像连秋天的落叶都显得那样无力
  
  他不再是握紧的拳头不再是踢踏的舞步
  
  会把所有的过往都当做永恒的记忆
  
  他不再有朝阳般的勃勃生机和喷薄欲出的勇气
  
  这一切都在默默的诉说着曾经的壮丽
  
  我们盼他我们怕他
  
  盼他是因为能有儿女绕膝子孙满堂的片刻欢愉
  
  怕他是因为过了之后仍然是人去席散各奔东西
  
  我们念他我们恨他
  
  念他是因为在这四季交替里给了我们无限的期许
  
  恨他是因为在这周而复始的轮回里我们无情的老去
  
  那时的年你还是不期而至不期而至的
  
  还有不得而知的年迈的惊喜
  
  仰望蓝天读月亮的美丽赞浮云的飘逸
  
  静听花开看绿叶的漫展数星星的沉寂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是亘古的约定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不变的承诺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