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你也觉得想念不如相见
添加日期:[2017-04-27 15:01]
文章录入: 未知
浏览次数:[]
字号
 很久很久以前
         网友里跟我联系最多的就是小悠了,原来是Qq聊,电话聊,后来是她办了个同城好友计划,我们之间通话不要钱了,那电话更是想打就打,可是,可是,她给我的第一个短信,就招受我问她是谁的待遇,这事不赖我。记得当时,她小人家还很不服气呢,还觉得我这个人性格好难相处呢,其实俺挺好的是吧。
         第一次给她打电话,是因为当时,我简直被骂死了,她关心我的状态,而我那时跟她觉得还彼此信任,我懒的打字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问她要手机号码,大概用手机跟她聊了很长时间,之后,也不保存人家的号码,谁想到她会保存啊,还那么懂事,还给我发短信,我当然要问她是谁了。
  回来之后,去了一趟老宅子,是阿七叫我去吃排骨,第一天我就爬了一下小山坡,第二天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爬上了最矮的那个山顶,我去那里,是去找我当年想喝卤水的地方,记得那次,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被母亲责骂,年轻气盛,偷着拿了家里点豆腐的卤水,直奔山顶,想死在一个短时间没人找到的地方去,打开卤水瓶子,那味道太难闻了,于是扔了那瓶子,自己坐了一会,就下山回家了,幸好卤水是难闻的,要是跟果汁那么好喝,估计大家跟我都不认识了。年轻太鲁莽,现在,你就是搬来泰山,压到我的头顶,我也得挣扎着,苟延残喘一会。我要活着,好好活着,不是说好了吗,就算90岁了,也要恋爱,也要写诗。
       听姐姐说,上边那个村里,前几年,有一个女孩,被妈妈骂了几句就喝卤水死了,多令人惋惜,那位妈妈痛不欲生,做母亲的打骂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卤水是种可怕的东西,据说因为卤水的凝血作用,就算是立刻送医院催吐抢救,也只是暂时挽救生命,在救治之前,血液里就吸收了一定量的卤水,用不了多久,人依然会死亡。  
        这次爬山,本来还想爬的更高 些,看见山上有动物的粪便,我不知道是狗的还是狼的,万一要是狼的,我这小命岂不是休矣,山上松涛阵阵,不见人影,就算没有狼,也有几分恐怖,原来人老了,连胆量都变小了,这里,可是我年轻时候经常来打柴的地方,那时候从来不觉得害怕。
         很久很久之后,就越来越熟悉了,就经常被我骂做败家孩子了。其实人家可不败家,败家的就是我自己。  
 
吃饭有人送,睡觉有人哄
          回到家乡12天了,住在姐姐买的并装修好的单元房里,日子好不惬意,吃饭有人送,睡觉有人哄,每天没事的时候,就站在16层楼的窗前看风景。
         先解释下睡觉有人哄,免得有人想歪了。那日去老宅子,阿七和二心在那里,我们三个躺在热烘烘的土炕上(北方农村的卧具,相当于南方或者城里人的床)睡觉 ,我刚躺下,二心对他妈妈说,我拍着她睡觉啊,然后就伸出他那小胖手,一下下的拍着我睡觉,这待遇,还真没享受过。
        吃饭有人送,外甥女和姐姐,经常做好了饭,直接送到我住的地方,我忘本,十足的忘本,这么多年在外漂泊,不习惯与其他人居住在一起,总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我的亲人们都不怪我,做好了饭,就老远的送到我住的地方,我外甥女39岁了,只比小悠小一岁,所以有一天小悠在空间里喊我六姨,有好奇相问的,这下明白了吧。
       外甥今年36岁,在一家酒店里做维修工,我来之后,就告诉我,有什么事立刻打电话,他什么都能做,找移动安装网线是人家一手操办的,家里缺少什么,我一个电话过去,立刻就给我送上门来。
        这么多年,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哪一样不是我自己东奔西走的去做,我跟我外甥说,我在自己家的时候,水管有问题,自己用管钳子,咔咔就拧开了,外甥大概也没见过我这么虎势的女子,好一阵赞叹。家里缺一个插板,我告诉外甥,这个我接不上,我曾经尝试接过,接不上就去买了,我在自己八年的寒窑生活里,可没亏待过自己,我有大小插板6个,其中最贵的50多块,因为租的房子,插板少,只好自己买了。一个人,不能自己做的事,就花钱买去,买不到就不做那件事了。凡是花钱能办到的事,在我眼里都不是事,都不值得去哭,等到花钱能办的事,却因为没有钱了,那就值得大哭一场了。所以,钱真的是个好东西。
        本来想去上班了,可是姐夫训我:你以后不要再想上班的事了,上班跟你就没啥关系,你就保持你自己不复发就很不错,好好活着,拿国家给你的养老保险就行。听着有道理,那就不上班了,退休金虽然少,也饿不死人。
        回家乡的事,还是姐姐夫妇又是打架又是训斥才来的,姐姐说了,不听她的话,不回家乡休养,以后就不理我了,不管我了。我是最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我宁愿租房子居住,姐姐在家乡买的房子装修好了,她们一家在京有固定住所,只是偶尔回来住一下,房子闲着,又不收我房租,于是我退了租住的房子,由他们夫妇替我搬好了家,直接开车送我回家乡。
      自己感觉,还是要休息一些日子,伤口前几天大概累到了,有水样东西渗出,这几天老实呆着,不折腾了。
      估计这个夏天要在家乡度过了,一晃,有20多年,没在家乡过夏天了 ,这里的夏天实在是美,白天一样的炎热,但晚上的温度低,基本都需要盖被子。
      那年写过一篇《红尘之上,天堂之下》的文字,里面提到的那座山,离我这里也就20公里。若是你也觉得想念不如相见,那就约好。我在山脚下等你。